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钟涛律师

电话:15800502572,专注于婚姻家庭、房产买卖、房屋拆迁、交通事故等领域

 
 
 

日志

 
 
关于我

手机 15800502572 ,qq 17281477,网址 http://www.yaoup.com 专注于知识产权权属纠纷案件、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案件、知识产权合同纠纷案件、商标和专利的行政诉讼案件、网络诉讼案件、域名诉讼案件、技术合同案件、其他知识产权案件。

网易考拉推荐

贺卫方西游记  

2009-03-24 12:05:51|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贺卫方老师自我觉得很中肯的一个采访报道 深度按:2008年,贺卫方离开北大,准备到浙大任教,甚至在西子湖畔买好了居所。但谁料浙大不接收,只得返回北大。今年2月23日北大校方突然通知让他支教新疆两年。贺卫方“欣然”接受。他说:北大这样的学校,你贺卫方想走就走想回就回?别人不说,我心里也有某种不安和歉疚。所以,学校这时候希望我暂时到新疆来工作一段时间,从任何角度——道义的角度,朋友的角度,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不去,那太不近情理了。 

他说自己是好食之徒,他喜欢吃羊肉,尤其是西北膻一点的羊肉 

贺卫方回忆衡山开学术会议。一群人下山找饭馆。十来个人喝了九瓶酒鬼酒,每个人都喝了七八两,酒意盎然。喝到后半夜,他们夜爬衡山,看到一轮明月挂在夜空,“这样的时刻,没有白酒是不行的”,贺卫方说,“我比较热爱生活” 

“爱人在北京,孩子在上海,我们一家三口三个地方”,贺卫方说 

原文标题:贺卫方西游记 



经济观察报记者 言咏 

贺卫方西游记 - haoup - ayukowa 的博客


贺卫方这次真的远行了,不是南下钱塘江畔,而是西行新疆。 












贺卫方说2008是自己的一个“折腾年”。这一年,他计划离开任职13年的北大去浙大执教,被媒体高调曝光。当离职手续办得只差最后一个公章时,浙大表示不能接收。几个月后,贺卫方重回北大。他从外文局辞职的妻子现在仍然在寻找工作。 


这么多动荡之后,远赴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有了尘埃落定的意味。到达石河子的第五天,贺卫方在博客里写了一篇《在石河子安顿下来》,他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人身体的安顿,也是心灵的安顿。 


西行 


贺卫方在2月23日知道自己将被派遣到新疆支教两年的消息。 


贺卫方对于北大重新接纳自己一直心怀感激,他觉得如果学校希望自己暂时去新疆教一段时间书,他没有理由问“能不能不去”。因此,回去和家人简单说明情况后,第二天他答复表示同意。 


贺卫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朋友,朋友们3月份之后才陆续得知,因为“纸已经包不住火”——喜欢结友小聚的贺卫方,经常会收到邀请,比如“3月16日咱们一起喝酒?”他只好如实相告。之后,每天晚上都是一顿送别饭。 


直到在石河子安顿下来,贺卫方都没把这个消息告诉山东的父母,他怕老人年纪大了容易多想。对于老人不会上网,他觉得挺好。 


乘坐3月11日的飞机,贺卫方下午两点到达乌鲁木齐,在新疆这正是吃午饭的时间。石河子距乌鲁木齐150公里,走高速两个小时车程。 


这是当年由垦荒军人在马背上构思、在戈壁滩上凭空而建的一座城市。城市不大,去任何地方办事提前半个小时足够,空气污染少,水质好,绿化率高,据说达到了40%。3月的石河子依然残雪落枯枝,不过道路两边老树参天,顶部的枝丫交搭在一起,令人不难想象它们夏季蓊郁浓茂的样子。 


这里的人口老龄化程度高,30万人口中有17万老人。夜幕降临之后,街道上都是出门遛弯儿的老两口。 


这不是贺卫方第一次到石河子,以前他曾有两次短暂的拜访。 


到达石河子的第二天,贺卫方的老同学、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龙宗智即借出差乌鲁木齐之机前来探望。一番叙旧后送别至机场,几天之后,又听说龙宗智到了广州。这让贺卫方感叹现代交通的便利,让从前笼罩着远行者的那份悲凉苍茫消失于无形。他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亲戚在新疆,回一次山东老家几天汽车再加几天火车,每一次分离都像生离死别,家里的女人们全都哭红眼圈。 


“临行前我调侃说要做边塞诗人,但现代交通工具之下是做不了的。诗人要受到很大的压抑,要非常沉重,愤怒,郁闷,才写得出凝聚情感的诗歌。我们现在哪有凝聚,短信、电话还有MSN,哗哗哗哗一会儿就宣泄掉了。”贺卫方说。 


授业 


贺卫方3月17日下午在石河子大学上了第一节课——司法制度导论。 


可容纳200多人的阶梯教室坐无虚席,其实这门课的必修学生只有政法学院法律系07级的七八十人。除了学生,学校的一些年轻教师也前来旁听。事先校方除了常规公布课表之外,并没有做任何额外的宣传工作。 


当贺卫方走进教室时,全场一阵掌声。棕色格子衬衫,黑色长裤,干干净净的褐色皮鞋,两鬓头发有些花白,但整体气色不错——他的外表给人以精致得体的印象。 


贺卫方开始了在石河子的第一课。他幽默而善于调动气氛的演讲天赋尽显无遗,短短十分钟的开场白,引来至少六七次笑声。接下来三个小时的课里,贺卫方侃侃而谈,磅礴流畅,时不时穿插一些“不差钱”、“小沈阳”之类的时髦调料,神采飞扬,信马由缰。 


石河子大学是这个小城的文化中心,占地跨越了城市的三个街区,两条马路横穿了校园。它最早的办学历史可以追溯到1949年解放军进疆途中创办的石河子医学院,今日的石河子大学合并了石河子农学院、石河子医学院、兵团师范专科学校和兵团经济专科学校,去年年底刚刚进入“211”工程。北京大学和华东理工大学是教育部指定的对口支援院校。 


校方给贺卫方安排了一间办公室,配了一位助理——该校政法学院的一名青年教师。一些同事半开玩笑地说这位教师有被陨石砸中了头的运气。贺卫方每周上六个小时的课,先上司法制度导论,然后是法理学。贺卫方说他在北大很多年没讲过法理课了,这一次重做冯妇。 


他有意通过系统地讲授司法制度导论,进而形成一本自己的著作,一本既像教材也像演讲录的书。每一章都是一个独立的问题,把自己的授课内容加以整理并增加注释。 


组织上对贺支教的一个预期是推动石河子大学法理学硕士点的申报。这是石河子大学比较迫切的期盼,也是北大希望促成的目标。 


北大自2001年起被列为石河子大学的对口支援院校,八年来数批老师前来支教。这其中以贺卫方引起的关注为最。休息之后再次上课的时候,一位学生走上讲台,拿出一张纸片,说这是他写给贺老师的诗,并且当众朗读出来。贺卫方向这位学生表示感谢,把纸片折好收到了外套的口袋里。 


吃喝 


当晚在石大宣传部宴请他的酒席上,贺在席间敬酒、闲扯、调侃、戏谑,展现出颇为生活的一面。酒意浓处,谈起音乐,他随口哼起肯尼基的那首萨克斯《回家》,声情并茂,神色飞舞。 


贺风度儒雅谦和,但时不时会点燃一根香烟,好酒,也能喝。 


他说自己是好食之徒,之所以对石河子印象不错,很重要的一点是这里的饮食对其胃口。他喜欢吃羊肉,尤其是西北膻一点的羊肉。 


石河子大学有一个专门给支教老师做饭的食堂,贺卫方只去过一次,他想把住所附近的饭馆挨个先考察一遍。 


“走三分钟就有一家云南米线,再往那边一拐,是一家重庆火锅店。再过去是湘君府,吃湘菜的地儿。往北有家清真餐馆。楼这里有一个锦绣园,是当地特色。那边有一家山东鱼大姐饺子馆,旁边有家四川菜馆,对面还有一家重庆火锅。”说起附近吃饭的地儿,贺卫方张口就是这么一大串,如数家珍般的熟悉。 


他说:我们今天去家没尝过的吧? 


考察了一圈,最后进了那家重庆火锅店。贺卫方问,能喝点酒吗? 


点了两瓶啤酒。问他在红酒、白酒和啤酒之间有何偏好。他说,要看气氛。如果是老友相聚,那白酒是少不了的,只有烈性的白酒才符合那时的氛围。安静清淡的场合,可以喝些红酒和啤酒,清酒也是不错的选择。啤酒不管冬夏一定要冰镇了喝,不然少了很多滋味。 


贺卫方回忆起大约八九年前有一次在衡山开学术会议。开到最后一天时他们干脆不吃会议饭了,一群人下山找饭馆。走到半山腰看一家饭店不错,就进去吃。十来个人喝了九瓶酒鬼酒,每个人都喝了七八两,酒意盎然。喝到后半夜,他们夜爬衡山,看到一轮明月挂在夜空,“这样的时刻,没有白酒是不行的”,贺卫方说,“我比较热爱生活”。 


客居 


贺卫方住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区里。十几层高的粉红色板楼,三个单元是石大教师的住房,一个单元由学校买下,专门提供给支教老师居住。 


贺卫方居住的是一套八九十平米的两居室。家具、电器等生活设备都很齐备,由于生活用品不多而显得有些空荡。客厅茶几上摆放着校方探望时送的水果,进门右手边摆着一张书桌,桌上是摊开的笔记本,“有了网,我就像恢复到了以前的生活状态”,贺卫方说。 


书房的书架是空着的。他说不准备将北京的书搬过来,“这一次走和去年那次有很大的不同,去年那是连根拔起的走,这次是临时性的,我还是北大的老师,工资还是那边发”。 


学校也把贺卫方当做贵客,极尽地主之谊。在石大宣传部的接风酒宴上,宣传部长张爱萍在开场祝酒词中说:“欢迎贺老师在石大做客两年。” 


但两年的停留毕竟不同于匆匆数天的拜访,这让贺卫方时而也有了主人的心态。当老同学龙宗智来石河子探望他时,他陪着重逛了一次军垦博物馆,这让他有了“地主”的感觉。 


由于每周只有六个课时,贺卫方的课余时间很多。他打算利用这两年好好游历一下这块有着中国最复杂地貌的广袤土地。 


石大的同行告诉贺卫方,过去一个前来支教一年的老师,步行把这个城市走了个遍。贺卫方说或许他也会如此,他喜欢用脚步丈量一个城市。在欧洲一些小城闲逛,常常会不经意发现一些好地方,比如门脸小、肚子大的旧书店,比如弯弯曲曲小巷里有着历史韵味的去处。他期待这两年里能发现一些让其怦然心动的所在。 


虽然客居边陲,贺卫方的行程依然很满,4月份的每个周末他几乎都要飞离新疆。月初回北京讲学,随后在武汉、苏州、宜宾都有会议和讲座。 


偶尔会有一些孤独。性格外向的贺卫方在北京时一周至少四天在外面和朋友吃饭,有时甚至七天都轮不上在家吃。而在这里他有时会有一上午一句话都没说的感觉,一个人出去吃饭,拿本书,边吃边看几页,吃完饭回来也是一个人呆着。 


“爱人在北京,孩子在上海,我们一家三口三个地方”,贺卫方说。 

专访:“沉下心来读点书也蛮好” 

北大这样的学校,你贺卫方想走就走想回就回? 


经济观察报:你来这里支教是一年还是两年?怎么决定下来的? 


贺卫方:是两年。 


当初我要调走,后来又要回来,北大这样的学校,你贺卫方想走就走想回就回?别人不说,我心里也有某种不安和歉疚。所以,学校这时候希望我暂时到新疆来工作一段时间,从任何角度——道义的角度,朋友的角度,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不去,那太不近情理了。 


经济观察报:你在博客里曾感慨北大“兼容并包,良非虚言”。 


贺卫方:是,真的是可以成为一个注脚,成为蔡元培开创的兼容并包传统在今天这个时代的注脚。以后大家举例说你看贺卫方调动的过程,还是可以看出北大是个比较有胸怀的大学。 


经济观察报:以前到新疆是短暂拜访,这次是长期居住,心态是不是不太一样? 


贺卫方:是有点儿,有喜有忧吧。 


不过,能有个环境让我安静下来,沉下心来读点书,对我来说也是个比较好的事情。新疆是中亚腹地,经历了很多历史变迁,有机会在这里呆一段,读些和这个地方的历史有关联的书,不是说追求去做这方面的专家,而是作为一个国民,一个在大学里工作的国民去理解新疆,也很令人憧憬。 


经济观察报:你说2008年是你的“折腾年”,现在是不是有尘埃落定的味道? 


贺卫方:差不多吧。比较平静。去年的调动这个事还是让人有种不安的感觉,离开北大还是有种不大能割舍的感情。本来就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所以情感上的波动还是挺大的,这件事也引发了许多议论,网络时代铺天盖地,让你不得不去关注一些东西,回应一些东西。 


2009年一开始又是这样一件事。不过现在看来,如果心态安定一点,仔细做些阅读,也是一件好事,也算是休克疗法,彻底让你一下子进入一个平静的空间,稍微远离一点中心地带的躁动不安,也蛮好的。 


经济观察报:以往的不能平静,更多地出自于哪种原因呢? 


贺卫方:其一当然是个人因素,我这个人比较喜欢交友,属于比较外向的类型;另外也许是我研究的对象本身是一个受社会关注的领域,个人也自觉积极地参与到公共事务之中,所以说这种不平静多多少少还是自己造成的。要是自己想安静的话,即便在北京,也是可能的。 


法学这个学科比较入世,需要把社会当作法学思想和制度的实验场,这没办法避免。以最近关于司法改革到底要走哪条路的讨论为例,可以看出来大家都是想解决一个问题,走的路不同而已,你会发觉这里面特别有魅力,特别值得投身其中去论辩,去阐释,去说服更多人接受你的主张。更别说还有很多让人拍案而起的事情,像曾经的孙志刚案等等,这些给法律界提出太多的挑战,也涉及自己的良知,你坐不住。 


但没有完美的东西。时间长了你就会变成离不开的人。发生了什么事,知识界要发出声音了,你就要出来,如果你不想出来,别人会困惑,你为什么不出声了?许多人会坦率表达对你怯懦缩头的不满,你就在这样一个状态中难以自拔。自己就往往会感觉到矛盾。 


有些事情我特别想说话,也说话,但不是每件事情都要说话,否则你就变成一台发言机器了。 


经济观察报:把自己绷得太紧了。 


贺卫方:其实从去年或更早点开始,我也在做一些离现实遥远点的事情,比如对历史做一些小的考据。我去年写过《拿破仑的治国理念》,写过《黑船上的汉学家》,我还曾考据过钱钟书文章中的一把小扇子,后来利用到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机会,去当地纪念馆把扇子找出来了。 


这些也是在知识上很愉快的事情。 


另外,我很欣赏你们报纸提出的“理性,建设性”。当你遇到现实的问题时要认真考察,而尽量不要用泛道德的眼光看待现实生活中的人。 


经济观察报:你更愿意别人把你当作一个什么样的人? 


贺卫方:一个学者,一个关注现实,希望对现实的改变能产生合理影响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个比较注意修辞学的学者。孔子说“言之不文,行之不远”。法律也是一门说服人的艺术,我自己很着迷于西方辩论的历史。 

转载自:关于贺卫方老师自我觉得很中肯的一个采访报道__沉思殿--法律博客网站 www.fyfz.cn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