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钟涛律师

电话:15800502572,专注于婚姻家庭、房产买卖、房屋拆迁、交通事故等领域

 
 
 

日志

 
 
关于我

手机 15800502572 ,qq 17281477,网址 http://www.yaoup.com 专注于知识产权权属纠纷案件、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案件、知识产权合同纠纷案件、商标和专利的行政诉讼案件、网络诉讼案件、域名诉讼案件、技术合同案件、其他知识产权案件。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婚姻案件审判焦点问题总结 三  

2009-03-24 11:43:51|  分类: 婚姻家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夫妻共同债务及一方个人债务认定标准问题
(一)在近两年的离婚诉讼中,越来越多的出现法官面对夫妻共同债务难以认定问题。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该按夫妻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但我们认为,此条款的规定并不完善。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方法,虽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也易于操作,但却忽略了对夫妻关系中无辜一方合法权利的保护,面对复杂的社会现实,明显过于苛刻,这给某些居心叵测的当事人提供伪造债务的可乘之机,使婚姻充满风险,在利益权衡上过于倾向债权人,有可能严重损害了夫妻一方作为弱者(多数情况下是妇女)的民事合法权利。这突出表现在两方面:
1、为达到多分夫妻共同财产的目的,一方或双方当事人越来越多的以有效民事判决书或调解书作为证据来伪造共同债务。
   近两年的办案实务中,婚姻法专业律师明显感觉到,一方当事人开始利用司法审判机关伪造债务,通常手法是:在离婚诉讼前,第三人与离婚案一方当事人串通,以第三人为原告,一方当事人为被告向人民法院起诉,提起债权债务纠纷案,第三人起诉要求一方当事人返还欠款,被告当庭对起诉书内容完全认可,承认债务的存在,人民法院就当庭出具判决书或调解书,确认被告一方(婚姻诉讼中当事人一方)有巨额债务存在。然后在离婚案件中,该方当事人将已生效的民事判决书或调解书作为证据提交,要求认定有夫妻共同债务存在。面对这种情况,另一方当事人,往往首先会主张该债务不真实,系对方伪造,同时主张,即使债务存在,也是其个人债务,与自己无关,应由其个人偿还。
    在司法审判实践中,对此类案情出现完全不同的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一方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认为一方当事人提交的法院债务司法文书为有效证据,直接推定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除非另一方当事人:①能够举证证明存在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三款规定情形;②就债务纠纷另行提起再审程序,法官在离婚诉讼中可能对债务不作处理,告知当事人将来另案解决;另一种审判意见认为,主张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一方当事人,应当尽到“该债务为家庭共同生活所负债务,用于家庭生活开销”的举证责任,否则只将该司法文书确认的债务认定为一方个人债务。
2、关于一方以个人名义向其亲属的借款的性质认定(包括真实债务和伪造债务两种情形)
   在离婚案件中,还经常遇到一方主张有夫妻共同债务,并出示其单方所书的欠条作为证据,有些案件中还有债权人(常常是该方当事的近亲属)出庭作证,但该方主张共同债务时,缺乏借款事实的其它辅助证据,如没有转帐证明、取款证明,也没有借款用于家庭生活的证据。对此类债务的认定,有的法官认为,凡以一方名义出具借条,没有其它证据能辅佐证明债务的存在及用途,对方又不承认知晓该债务,而债权人又为主张债务方当事人的亲属的,均应认定为一方个人债务。另一种观点认为,婚姻案件的当事人向自己的亲属借钱,从日常的生活逻辑来说,常常不好意思要求打借条,尤其是向直系近亲属借钱的情况,当夫妻间发生离婚诉讼时,债权人只好补借条,为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除非另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
在这种情况下,引出的问题是:
A、            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标准是什么?
B、            通过债务纠纷的民事判决书(或调解书)方式伪造债务    的,离婚诉讼中该如何处理?
C、            主张存在夫妻共同债务的一方的举证责任是什么?是否不仅要证明以个人名义产生债务的真实性,还要证明此债务确实为共同生活所需?
D、            不认可夫妻共同债务一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是什么?
针对上述问题,我们发现有些法官启动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作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补充,但从法律规定的条文来说,两个文件的内容是相冲突的,我们认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二)》并没有解释清楚第二十四条与1993的《意见》在债务认定问题是何关系,前者否定后者?还是前者是后者的补充?这导致一种认识的混淆。
 
(二)我们的观点:
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夫妻双方因婚姻共同生活需要以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履行法定抚养义务所负的债务。而夫妻个人债务是指:夫妻约定为个人负担的债务,或一方从事无关家庭共同生活时所产生的债务。在债务认定问题上,应当从《婚姻法》的立法本意来做实质上的分析,综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理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及《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法院判定离婚诉讼中该债务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应考虑以下因素:
(1)        以一方名义所负债务是否真实发生?。
(2)        该债务所得借款是否用于家庭共同生活?
(3)        夫妻有无共同举债的合意?
(4)        夫妻双方就债务的分担是否有所约定?
(5)        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是否有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
由此可以分析,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可以包括:
(1)    夫妻共同举债所产生债务(即使没有用于家庭生活);
(2)    夫妻以一方名义所借债务,确实用于共同生活所需(即便另一方不同意或是不知道),
(3)    夫妻为履行法定义务所产生的债务,比如赡养父母、抚养子女。
(4)    为支付夫妻一方或双方教育培训费用所产生的债务;
(5)    夫妻一方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所获收益用于家庭开销,并且以一方自然人名义所负的债务。
(6)    夫妻之间约定为共同债务的债务
所以,应当将1993年的《意见》17条与婚姻法司法解释结合起来作为审判依据。
 
   第二个问题是: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在哪一方呢?
我们认为应当分别对债权人(即对外)诉讼和夫妻间争议(即对内)诉讼来探讨。
在债权人主张某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诉讼中,常常列夫妻为双方为共同被告,假如夫妻此时正处于离婚纠纷中,就可能两被告的答辩意见完全不同。对于以一方名义所负的债务,名义举债方常常答辩认为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另一方配偶则主张该债务虚假或不是夫妻共同债务。此时,原告应当承担债务真实发生的举证责任,而不需要举证证明此债务为夫妻债务,因为对于债权人来说,要求其证明债务用于夫妻家庭生活是极其困难的,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该按夫妻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可见,债权人举证责任有限。而被告之一即名义借债方如若要求配偶承担还债责任,就应当承担起此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
    在夫妻的离婚诉讼中,主张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一方当事人,就应当承担更多的举证责任,比如以一方名义所负债务是否真实发生?该债务所得借款是否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夫妻有无共同举债的合意?不承认夫妻共同债务的另一方当事人则应当举证夫妻双方就债务的承担是否有所约定?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是否有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还应当对对方所提交债务方面证据尽可能的提供反证。
我们认为,即使一方持已生效的债务纠纷的民事判决书或调解书作为证据,也不能就机械的适用夫妻共同债务的推定制度,在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同时,也应该防止夫妻一方与第三人恶意串通,伪造共同债务。所以,法官在运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进行判案时,需要注意在保护市场交易秩序和公平分割夫妻共同债务之间取得平衡。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已经遇不少起法官直接将债务纠纷判决书或调解书作为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根据了。
 
七、  夫妻财产约定与赠与合同的法律适用。
(一)   本议题主要是讲:婚内的夫妻财产约定中,约定一方的婚前财产(主要是房产类的不动产)婚后成为共有,或为对方个人所有,若未能对房屋所有权办理过户登记情况下,在离婚时,一方主张要求确认夫妻财产约定的效力,要求将该房产的部分或全部判决为一方名下个人房产,而另一方否认夫妻财产约定,主张行使撤销赠与,不同意给对方房产的案件审判。此类情形也出现同案不同判的现象,成为争议的焦点。
(二)     不同观点:
1、   有些法官认为,夫妻财产约定是涉及身份关系的协议,依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将一方房产变更为另一方个人房产或变更为夫妻共有财产,此类约定合法有效,应受法律约束,可以在离婚诉讼中依夫妻财产约定的内容判决房产归属,不支持拿出房产一方依赠与合同的相关规定主张撤销赠与。
2、另一部分法官认为,夫妻财产的契约合法有效,但依据《合同法》中有关赠与合同的规定,尚未办理房屋过户登记的赠与虽已成立但未生效,房屋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所以判决房屋原所有人具有该房屋的完全所有权,
由此引发的问题是:
A.      夫妻财产约定行为是何种性质的约定行为?是身份协议还是合同行为?它应确定适用何种法律?
B.      《合同法》第二条原则规定:“婚姻、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使用其他法律规定”,但什么样的婚姻协议属于身份关系的范围? 夫妻财产约定中,若约定房屋所有权发生变动的,是否必须履行物权变动形式?
C.      如果未办理过户登记的,一方是否可依据《合同法》来主张撤销?
D.     夫妻财产约定的生效时间如何确定?(包括婚前,婚内财产协议)
E.       夫妻财产约定的撤销的法律依据?
 
(三)    我们的观点:
   关于夫妻财产约定这一行为的性质在理论界存在两种观点:身份行为说和财产行为说 ,夫妻财产约定从内容上看,是一种财产行为,但它不同于普通的财产约定,它是以夫妻身份的变动为生效条件的。但从行为的效力上来看,它属于附随的身份行为,对于夫妻财产约定的法律适用,有着强烈的身份属性,对内而言,在夫妻双方之间应该适用亲属法上的规定。对订约的夫妻双方而言,《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有约束力”,所以夫妻之间签定财产约定应当尊重夫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据此,夫妻之间的约定无需另行经过物权变动手续,相对于《物权法》及《合同法》的规定,《婚姻法》对夫妻财产关系的规定是特殊规定。而对外而言,涉及到交易第三人,若夫妻之间未履行物权变动手续,应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
    婚姻家庭领域的协议常常涉及到财产权属的条款,对于此类协议的订立、生效、撤销、变更并不是全部排斥《合同法》的适用,只有当《婚姻法》没有明确规定,导致判决无所遵循的时候,才会适用《民法通则》及《合同法》原则,如《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9条就认为:离婚后,一方以订立离婚协议书时存在欺诈,胁迫情形为由,可以诉诸法律要求变更或撤销原离婚协议书的财产分割条款,此为《合同法》基本法理的延伸运用。而夫妻财产约定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明确规定的内容,所以,我们认为对夫妻财产约定来直接适用《合同法》的关于赠与合同的规定是不妥当的。
此类问题做扩大化的研究就发现,夫妻在婚前订立财产协议时,也会发生类似情形,这就引出来:夫妻财产约定的订立时间及生效时间问题。
    现有《婚姻法》对此问题并不明确,第十九条前提就确定了订约的双方需为夫妻身份前提,但现实生活中,婚前财产协议转化为婚后夫妻财产约定的大有人在,故在法律适用上应当明确:夫妻财产约定可以在婚前,结婚时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订立,其中婚前订立财产契约的,于双方结婚登记之时起生效。
   关于夫妻财产约定的变更和撤销、无效,目前法律未作明确的规定,可考虑比照《民法通则》的民事法律行为的变更、撤销、无效的理论依据判断,在特别适用《合同法》原理时,还是应当慎重。
 
八、    夫妻一方私自转移夫妻共同所有的房产时,离婚诉讼中,对已转让的房产财产如何分割?
     离婚诉讼中,登记在一方名下的夫妻共同房产,常常被登记产权人一方在离婚诉讼前私自转让,最为典型的情况是瞒着配偶将房产过户到自己的近亲属名下,其中对于已经转让房产能否追回,司法审判中法官一般会首先分析,该房产的转让是属于夫妻一方与第三人恶意串通,还是属于一方与善意第三人的正常交易,涉及到此类房产的分割存在以下问题
(一)        房屋转让被隐瞒一方当事人会向法院另行提起诉讼,将配偶及房屋受让人列为共同被告,请求确认房屋转让行为无效,法官审判此案时如何确定该买卖行为是善意取得呢?
    通常法官除查明原告方对于该房产的转让是否知情外,房屋转让价格也是法官判定“是否正常转让,是否善意取得”的重要事实依据,但当前房屋转让的操作实践是:私自转移房产方与第三人往往会签定一真一假两份买卖合同,在建委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为名义上的合同,为逃避税收隐瞒真实交易价格,双方填写了当地房产主管部门公布的成交最低申报价,而市场交易价格却比申报价要高得多,原告方代理律师也只能申请法院调查到双方在建委备案的假买卖合同,而实际上转让房产一方与第三方之间只是走了一个房款支付的形式,有些恶意转让中甚至连付款的形式都没有,对此,法官该如何判断名义合同的价格是否正常呢?有其它参考指标吗?一般情况下法官也会认定转让行为有效,适用不动产善意取得制度,但对于另一方婚姻当事人来说,则是莫大的损失。
(二)    当法院认定第三人取得房屋所有权,被一方私自转移房产不能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时,离婚诉讼中售房款可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但售房款数额该如何认定呢?
     法院依职权调取的建委备案的房屋买卖合同中的售房款显然只是一个假的合同价格,并不是一个真实的交易价格。一方私自转移房产给善意第三人时往往是按照当时市场最高价成交,但另一方婚姻当事人无法尽到相应的举证责任,于是法院就按照在建委查询到的售房款进行分割,实际上另一方当事人显然是吃了哑巴亏。有些法院考虑到这种实际的不公平,在受让第三人同意的情况下,由法院委托房地产评估机构对已转让的房产进行评估,以评估报告确认的价格进行分割,这种分割方法应是一种较为公平的分割方法,但往往有局限的是,房产受让人本来就常常是与私自转移房产一方当事人恶意串通,大多不可能同意对该房产进行评估,即使是善意第三人,对自己的拥有的不动产同样可以拒绝评估。
 
(三)   我们的观点:
夫妻共有的房产是婚姻家庭中非常重大的财产,房产是否公平分割会影响到离婚后双方当事人以后的生活、工作,所以一方私自转移夫妻共有房产的分割应当慎之又慎,在一方提起的请求确认转移房产行为无效之诉中,应考虑《物权法》第106条规定:
不动产的善意取得应符合以下条件:
(1)    让与人许为不动产无处分权人。
(2)    受让人须为善意
(3)    以合理价格转让
(4)    已依法办理相关登记手续。
     据此,法官在认定(2)(3)的时候非常关键,其中第(3)点就是我们前面讨论的焦点,什么价格才是合理的价格?申报价是否是合理的价格?据此,我们认为,如果夫妻一方私自转移房产,本来目的就是为了达到占有夫妻共同财产,让对方不分或少分,所以建委的交易最低申报价应当是法官的参考价格之一,但不应是唯一的参考价格。对此,被告应尽到“以合理价格转让”的举证责任。原告也可以提交非正常交易价格的反证。
    对于第二个问题,如果法庭调查已查明房产转让是在一方当事人被隐瞒的情况下,被另一方私自转让,那么在无法查证房屋真实交易价格时,法官决不能仅按照在建委备案的申报最低交易价格计算的售房款进行分割,而是应尽可能对诉争房屋进行评估,依据评估结果进行分割。但如果对已转让房产进行评估不可能时,一方当事人可以举证证明同等地段同一小区的房屋市场交易价格作为参考,法官也可以依职权调查该同类房产的市场交易价格,然后可以在建委的申报价(即名义合同的售价格)与市场一般交易价格之间,依裁量权取一合理价格来确定已转让房产的售房款。在此基础上再考虑是否能适用《婚姻法》四十条对售房款进行分割。如此才能保护无过错方的利益,同时对故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一方在法律上有所惩罚。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