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钟涛律师

电话:15800502572,专注于婚姻家庭、房产买卖、房屋拆迁、交通事故等领域

 
 
 

日志

 
 
关于我

手机 15800502572 ,qq 17281477,网址 http://www.yaoup.com 专注于知识产权权属纠纷案件、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案件、知识产权合同纠纷案件、商标和专利的行政诉讼案件、网络诉讼案件、域名诉讼案件、技术合同案件、其他知识产权案件。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群租现象普遍 160平方米房隔成12间屋  

2009-07-03 17:33:31|  分类: 房地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群租现象普遍 160平方米房隔成12间屋
[提要] 今天上午,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了该市首起状告业主群租案。据原告许女士介绍,邻居王女士将自家160多平的三室两厅隔成了12间小屋出租。4月5日,王女士租住户因使用不当致使卫生间下水道水管脱落,导致污水外泄,许女士家众多家具和部分科研资料及工作笔记被泡,屋内异味不散无法居住。 
 
   本报讯(记者李奎)160多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成12间,每间只有十来平方米的“鸽子窝”对外分租。结果因租户使用不当造成卫生间管道破裂,污水横流至楼下。 
   世纪城业主许女士起诉了王女士。
  今天上午,海淀法院开庭审理了本市首起状告业主群租案。
  庭审现场
  被告要求不公开审理被否
  上午10时许,提前来到海淀法院的许女士见到有记者旁听此案,便拿着家中被泡的照片大“倒苦水”。
  今天,许女士将诉讼请求金额增加到16万余元。
  正式开庭后,被告王女士见到数十名记者在现场采访,遂向法官提出了不公开审理的申请。
  法庭上,王女士说她的家人现在出门都怕被媒体追拍。她还抱怨说,许多记者都擅自闯入出租房屋采访。
  法官休庭5分钟后表示,王女士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今天正常公开审理。
  “如果坚持公开审理,我们要求延期审理。”王女士立即提出,她坚决不希望被采访和曝光。
  王女士的表弟大声说:“干吗闹这么大动静,还做不做邻居?”
  截至发稿时,法官再次宣布休庭,对王女士的请求进行评议。
  案情回放
  高校教师发起状告群租第一案
  北京某著名高校教师许女士,家住海淀区世纪城三期时雨园小区。她的楼上邻居就是业主王女士。
  许女士诉称,近年来,王女士将自家160多平方米的三室两厅隔成了12间小屋,包租给中介用于对外出租经营。20多名租户群居在里面。
  今年4月5日,许女士和家人外出游玩。当天上午11点多,许女士接到物业电话,称怀疑她家漏水。
  赶回家中后,许女士发现整个房间内的积水约有四五厘米,并且夹杂着污物。房屋装修、家具等物品被损毁。
  经检查,许女士发现是楼上卫生间的下水道水管脱落,导致污水外泄。
  许女士称,事发至今她也未得到任何赔偿,生活和工作受到严重影响。
  在多次交涉未果后,许女士将王女士告上法院。
  庭前采访
  原告:有家不能回的感觉很难受
  7月1日下午,许女士陪同记者来到了自己家。
  事发后,许女士曾请保洁人员打扫房间,但污水渗入地板和家具,事发3个月后,一进屋仍能闻到异味。
  “地板全都变形了,沙发腿泡坏了,新买的床垫没拆封也给泡了……”许女士心疼地说,之前收集的大量科研资料和工作笔记,也全被污水泡了。
  “有家不能回的感觉很难受。”事发后,许女士一家四口只能在附近租房居住。
  许女士介绍,楼上的20多名群租户使卫生间超负荷“服役”,事发前已多次出现下水管道堵塞。
  物业:群租户承认事故缘起“非正常”使用
  事发后,经物业公司协调,许女士、王女士、物业人员及中介张先生签署了一份协议。协议内容是,群租户承认事故是由其“非正常”使用造成的,王女士愿承担责任并赔偿。
  而当记者问及小区物业工作人员,是否会对业主群租问题进行管理时,却得到了“领导不在,无法接受采访”的答复。
  采访中,原本同意在物业管理处接受记者采访的事发楼的楼管沈先生,也突然变卦没现身。
  租户:见到屋里有陌生人也没反应
  7月1日,记者来到楼上王女士的群租屋。
  房门大开着,门口贴着一张告示,提醒大家“不要在电梯内、楼道口等公共场所扔垃圾和烟头。不可大声喧哗,……夜间归来要轻声细语”。
  同样是160多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成12小间出租屋后,变成了一个小旅馆。
  屋内的三个通道,完全看不到阳光,大白天也得开着灯。
  屋里电源线、电视信号线盘在墙上。仅容一人通过的过道里,还挂着十几件衣服。
  记者进屋时,公用卫生间里有人正在洗澡。卫生间门上贴着告示:洗衣时间和洗澡时间不能超过晚上8点和10点。
  十分钟后,一名年轻女孩端着洗澡用品从卫生间出来,见到屋里有陌生人也没有任何反应,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
  其中一间敞着门的屋子里,两个小伙子正在休息。
  “住这安全吗?”记者问道。
  “在外租房,条件就不能要求那么高,而且这样的房子相对便宜。”其中一名小伙子笑着说。
  据许女士说,自从交房后,屋主王女士便转包给中介张先生出租,月租金至少有8000元。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张先生时,他拒绝接受采访。“你废什么话。”随即张先生挂断了电话。
  采访中,王女士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现象:业主倡议“向群租说不”
  记者采访中发现,群租现象并非在世纪城才有。
  前不久,天通苑的社区网站上,一篇名为《向群租说不》的倡议书呼吁大家联合起来,以集体诉讼的形式制止群租的蔓延。
  据报道,在天通苑被打上隔断对外群租的房屋比例超过三成,这种现象已经持续两三年。
  西南大型社区三环新城居民王小姐说,该小区有很多餐馆、美发店,老板就在小区里给员工租这样的“鸽子窝”当集体宿舍。
  律师说法
  群租人数法律没设限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资深物权法律师邬锦梅表示,王女士的行为损害了许女士的相邻权,应承担赔偿责任。
  邬律师表示,目前法律对出租房屋的居住人数没有限制。现行规定中,只要求出租人对居住人员建立登记簿,并报送基层管理服务站。
  邬律师表示,从立法上应对群租的新现象进行规范。有关部门应加强对房主群租行为的监管。
  文并摄/本报记者李奎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